广作:清代家具的正宗

来源:羊城晚报     发布人: 念雨     时间: 2018-08-16 09:28:04

2018813165632.jpg

两广总督瑞麟,他身旁的茶几就是广作家具。

一、广作是清宫家具的主角

“广作”是个有意思的词。

其实指的是广州出产的木制家具。

明清家具有苏作、京作、晋作、宁作、广作等等之分类。

极尽奢华的广作家具

先不说广作,说说苏作。苏作可说是明式家具的代表,细致精微,内敛沉静,有迷人的江南气质。苏作工匠,用料极精,常常是家具做好了,地上就只剩一把锯末。该用的全用上了,而且用得恰当,用得讲究。在苏州,木作匠人是被尊为“木秀才”的。

京作。虽占京城之地利,可京作家具的品位却并不高。也许是北方人雄浑激越的气质与那细雕慢琢的家具总有些合不来的缘故。

到了清朝,广作家具因备受清朝皇室的青睐,一跃成为清代家具的正宗。

为什么皇室特别喜欢广作家具呢?原来,满族人入主中原后逐渐汉化,可他们并不喜欢明式家具清秀简素的风格,崇尚的是丰满凝重、富丽堂皇,广作家具豪华繁缛、极尽奢华,迎合了皇家的口味。

广作家具在追求豪华效果时,用料毫不吝惜,大多用一木制成,用料清一色,也就是说,用同一种木料制作一件家具,绝不掺用其他木料。若用花梨木,整件家具全为花梨木;若用紫檀,整件家具全部为紫檀,内外一致,而且为了展示木料优美的纹理,一般不饰油漆,让木质完全裸露。

清代宫廷中的家具,无论是制作还是收求都以广作为主。当年的清宫造办处,晃着的多是广东人的身影,还专门设立了“广木作”,为宫廷打造广式家具。罗元、林彬就是清雍正年间在宫中干活的广作名匠。光绪大婚时所用的龙床,也是由广东名匠梁埠进京特制的。造办处不断从广东调入大量广作名匠,在清档中有很多类似记载,比如:“雍正七年十月初三日,怡亲王府总管太监张瑞交来年希尧送来匠人摺一件,内开‘……祖秉圭处送来匠人……木匠霍五、小梁、罗髭子、陈斋公、林大等五名。’”祖秉圭当时是粤海关监督,他送来的自然是广作工匠。这霍五、林大、罗髭子,大概都是小名,可都是有绝活的巧匠。

祖秉圭还不断往宫中进贡广作家具,这在清档中也有详细记载。如:“雍正九年四月廿八日,王常贵交来玻璃围屏二架,计二十四扇,说:‘系祖秉圭进,着交内务府总管海望。’钦此。”

据记载,当时后宫很流行从广州进口的洋雕填金边玻璃穿衣镜。妃子们就从这样的镜子里打量自己的如花容颜是否可讨皇上欢心。

清朝时,广州城内西洋商馆、洋行林立,中西贸易兴盛,洋货源源不断地输入中国市场,精美的钟表、珐琅器物、天文仪器等,经由行商之手,进贡到宫廷里,皇亲国戚中于是也刮起了西洋风,以拥有西洋器物为时髦。这广作家具,在造型、结构和装饰上,吸收了不少西方式样,也是带点洋味的。

比如纹样。最常见的广式家具上的西番莲,是一种酷似中国牡丹的西洋花卉,花纹线条流畅,变化无穷,可以根据不同器形而随意延伸。它多以一朵花或几朵花为中心向四周伸展枝叶,且上下左右对称。如果装饰在圆形器物上,则枝叶多作循环式,各面纹饰巧妙衔接,很难分辨它们的首尾。西番莲是与苏作家具的缠枝莲纹完全不同的。

二、巴洛克和洛可可等西式元素隐约可见

自古以来,中国家具的规矩是舒适让位于尊严,工匠们要严格遵循儒家礼法来设计家具。传统的中式椅子虽然看起来漂亮,可那笔直的椅背、木椅脚下挡腿的横板,时时在提醒你要正襟危坐。广作工匠却不怎么理会这套,很早就从西式家具中吸取新元素,把家具做得好用舒适。比如,清代以前的桌台桌沿四周都有拦水线,很硌手,广作则借鉴西式家具的手法,让桌沿有缓缓的坡度,既好看又实用;又比如角椅的创制,广作工匠改变了中式座椅方方直直的格局,让扶手弯曲,坐起来更舒服方便。这类洋为中用的例子在广作家具中比比皆是。

在广作家具上,隐约可见当时西方流行的巴洛克式和洛可可式的艺术风格。《清代广式家具》中述及:

巴洛克式家具的造型豪华奔放,雕琢细腻而形式夸张,它追求浪漫的华丽的装饰风采,家具外观是以曲线和端庄的形式相结合。洛可可家具造型优美,做工精巧,高雅华贵而崇尚曲线,它追求线条流畅柔婉和精细的雕刻。家具的构造形式以凸曲线作为基调,以C形和S形的曲线处理家具的轮廓,其表面装饰十分精致,以不平衡的装饰打破了传统的法则。这种生动活泼和充满动感的形式,从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很快在清代广东家具中被广泛应用。它明显地在传统家具的造型基础上接受了这种外来的家具式样和风格,常常以轻快动感的曲线代替传统家具平静而肃穆的垂直线和水平线。如坐椅类家具中,从椅的坐面、四腿、靠背、扶手,就以流畅的波纹状曲线代替了传统家具单纯的简朴造型。家具也比较讲究人体功能,追求流畅、变化、婉约而华贵的装饰风格。

广作工匠也许并不知道什么巴洛克、洛可可,他们有的是匠人的直觉和灵感,鼓捣鼓捣,就整出一张既有中国古典意味又雕着西式卷草花纹的造型优美的扶手椅。这种中西合璧的硬木家具,在清代也极受西方贵族的喜爱。据崔咏雪《中国家具史·坐具篇》所述:“十七世纪初,英国也将欧洲英、法、荷等国的家具样式带到东方来制作,再大量销往英国,因为当时西方人对东方漆绘家具工艺品的需求,实超过了所能供应的。”广作家具源源不断地通过海运运到西方,直至今天,在伦敦、波士顿、巴黎、柏林等地的古老大宅里,还摆放着这些沉雄华美的广作家具,历经百年,依然光芒四射。

马国权在《清代广式家具》一书中这样写道:“广东工艺美术品的制作,往往有着共同的特征,纹饰喜作繁密,色彩每趋浓重,如端砚之与歙砚,潮州金木雕之与东阳木雕,广彩之与景德瓷,广绣之与苏绣,广式家具也大体类似,纹样较密,刻制不少高浮雕。”广东临海向洋,西风劲吹,眼界开阔,财力雄厚,故审美上也崇尚富丽堂皇。

三、广作常用的木料:紫檀、酸枝和花梨

有行家说,广作家具是“卖花”的。这是什么意思呢?说的是广作对雕刻极为讲究,一件高档的广式家具,就是一件精美的雕刻作品。各种雕刻手法运用得淋漓尽致,包括浅浮雕、浮雕、高雕、通雕、圆雕、立体雕等。有些繁密精雕的家具,乍看时,几乎找不到一块未经雕饰的部位。

广作的镶嵌艺术也堪称一绝。镶嵌的材料形形色色,有大理石、玉石、宝石、珐琅、陶瓷、螺钿、金属、黄杨木、象牙、琥珀等等,制造出一种绮丽的色彩效果。清末还时兴镶瓷画,山水、人物、花卉和吉祥图案嵌在家具上,别有风味。现如今的收藏家,一见到镶嵌有大理石和螺钿的红木家具,就断定:“这是广作!”

广作家具往往是代代相传,历久弥新的。这和它的用料有很大关系。广作用料之讲究,是其他家具不可比的。两广是中国贵重木材的主要产地,又有大量优质木材从南洋源源不断地运来,可谓得天独厚。当年李渔游历广东后说:“余游粤东,见市廛所列之器,半属花梨、紫檀,制法之佳,可谓穷工极巧。”李渔见多识广,可广作还是把他震住了。

广作家具经常采用的木料是紫檀、酸枝和花梨三种,其他的有东京木、鸡翅木、铁力木、楠木、坤甸、菠萝格和柚木等。

紫檀之名,如它的香气,飘在明清家具间,经久不散。紫檀之豪华贵重,任何良材都难与其媲美。

酸枝。酸枝是广作中最常用的木材。初开锯时,木材散发一种辛香,闻之有酸辛味。酸枝家具经刮磨打蜡或髹漆等工序,表面平整如镜,光彩照人,抚之细滑清凉,从视觉和触觉上都有一种深厚含蓄而华贵隽永之美。

花梨。木色红紫而纹理细腻,也是极为理想的家具和文房用具。清代广作家具使用的花梨木大部分是通过海外贸易进口的。花梨木一般树材较大,进口的多为重达数吨的巨材,有的重达8吨,大材可以大用,故花梨木在广作家具中风行一时。

四、进入广作制作业的门槛极高

当年的广作是在哪里制造的呢?是在广州外城的濠畔街一带。

据记载,那时候玉带濠是广州的护城河,濠畔街和十三行各处于玉带濠两侧,隔河相望,穿梭往来的都是来中国做生意的外国商人。玉带濠东西两端均和珠江相连,舟楫货运非常便利,是清代广州工商业最为繁华的地段。

据《清代广式家具》一书介绍,清代的广作家具行业大都集中于玉带濠沿南北两岸的几条长街上,即位于归德门(今大德路、解放南路交界处)外玉带濠南岸的濠畔街东段和华德里、小新街,归德门内的走木街、麻行街、象牙街等,这些街道连起来长达十数里。街道上的家具作坊鳞次栉比,成行成市,大街小巷里到处都是家具的硬木碎屑和红色木糠,差不多要把下水道都淤塞了。

到清末以后,广州城西的上下九路扩宽了马路,濠畔街一带的商业逐渐西移,位于上九路的西来初地、新胜街也同时出现了许多广作作坊。

当年的玉带濠河水清澈,河面宽阔,船只可以畅通无阻,巨大的硬木干材从珠江口岸卸下之后,专门从事搬运工作的“山寨”(行会)就将这些木材从珠江河面撑入玉带濠运至城墙下面空旷处,经长时间干燥定型后,再由专人量材开锯。这一工序在作坊外的空地上进行,由专业的“开料”作坊承担,接下来依次是抖榫、凿花、刮磨、上漆等工序,都由“山寨”包干完成。当时各“山寨”的行规甚严,行会以外的人是不允许从事家具制造的。广作家具行业的分工很细,按工种分为抖行、头行、凿花行、细花行、算盘行、苏坐行、杂货行、西货行等,各行设立行会,彼此互不超越分工界限。

当时一些家具商行如英泰祥、公泰、德昌泰等,都以制造高级家具著称于世。这些商行以制造宫廷或官府使用的进贡家具和外销家具为主。制造贡品时,官府常派官员督办监造,商行于是为这些官员特设华丽舒适的“横厅”,以供督办官员和外商休息洽谈之用。

据老辈传说,广州晚清一些富室,如潘、卢、伍、叶等大户,家中都设有制造家具的小作坊,出品只作馈赠或自用,工匠常于元明画作或明清绣像小说中选取古典家具的样式加以仿制。这种小作坊里往往藏有绝世高手,他们精雕细刻,一件家具费时很长,但出手就是传世精品。

这些传世精品历经战乱、朝代更迭,像落在人海里的尘埃,已经难觅踪影了,或者也早已化为木灰飘散了。侥幸留存下来的,都成了收藏家的宠物。西关有一奇人高丰,早年是个绸缎店的小店员,但酷爱收藏,着迷成癖,常常提着小风灯在“天光墟”乱转,因各种奇缘,搜寻到许多无价之宝,据说价值在10亿元以上。他手头就收有一些极精美的紫檀家具,令人叫绝。


标签:  广作  清代家具  正宗  

版权声明:本网送审所有文章内容,版权均属泛家居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得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 泛家居网”,并标明本网网址www.phouses.com,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热线电话:023-6389229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热点评论
  • 今日点击排行
  • 周点击排行
  • 月点击排行

推荐专栏

新中式崛起 美国黑胡桃木攻陷中国
“新中式”概念是谁提出的笔者未曾找到资料考究,但大约可以确定的是继2014年曲美推出万物、2015年左右推出乾坤、华日推出多少之后,中国家具界迎来一个现象级的变化... 【详细】
家居业商业模式的创新
现在人们经常强调创新。创新是十分不容易成功的,美国人66次创新,至多有一次成功,但产品创新可以为企业带来较丰厚的利润...【详细】

热点话题

飞单调查:厂家经销商的博弈术
参与人数:13人 发帖人数:0人

去米兰展 我们到底应该看什么
参与人数:63人 发帖人数:0人

VR家装是真的很火?还是一阵虚火?
参与人数:63人 发帖人数:15人